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千千小說 > 大唐第一敗家子 > 大唐第一敗家子最新章節 > 第六百三十九章:拿下王城

大唐第一敗家子 第六百三十九章:拿下王城


    聽到這個消息,淵男生真的是又驚又怒!

    他萬萬沒想到,老二和老三,竟然如此心狠手辣,派出殺手來追殺他。

    此時,外面的四廝殺聲越來越近。

    他的侍衛,已經快頂不住了,殺手馬上就會殺到這里。

    淵男生不敢遲疑,迅速換了套衣服,從密道中離開。

    淵男生,可以說完美地繼承了乃父的性格。

    生性兇殘而狡詐,陰險而多疑。

    因此,盡管這里是他的府邸,里面有著眾多侍衛。

    但是淵男生仍然沒有安全感。

    因此,他才在他的臥室之中,挖下一條密道,直通向他府外。

    出口是在一個及其隱蔽的地方,完全不虞會被人發現。

    進入密道之后,淵男生馬上將入口堵住。

    這樣,縱然哪些殺手發現了密道,也會被阻攔片刻。

    這片刻的時間,或許就能救了他的命。

    只要他淵男生能夠逃出來,老二老三哪兩個狼子野心的東西,遲早收拾了他們。

    很快,淵男生就從地道里爬了出來。

    出來之后,淵男生卻是吃驚地發現,從這里去向王宮的道路,居然同樣有人在把守。

    看到這一幕,淵男生心里不由一陣陣的發寒。

    原本自己還以為,老二老三根本不成氣候,是扶不起的阿斗。

    現在看來,自己是嚴重的低估了他們啊。

    這兩個人,不聲不響的,居然蓄養了這么多人。

    淵男生不得不向外走去。

    不過,他此時內心其實并不慌張。

    父王還沒有駕崩,現在這些將領,自然還會聽從父皇的號令。

    只要他在這城中,找到負責城防的將領,就可以帶兵回去,將老二和老三正法。

    淵男生專撿偏僻的地方行走,一路上躲避著可能是追殺他的人。

    當然,這些人其實都是巡夜的士兵。

    但是淵男生并不能確定,這些士兵,到底是不是倒向了他的二弟和三弟。

    就在此時,淵男生卻是看到,在他的府邸中,突然冒出一道火光。

    這火光,并不是房子著火升騰起來的那種大火。

    看上去倒更像是在傳遞某種信號。

    就在此時,淵男生忽然在前面看到一隊人。

    淵男生認識前面領隊的將領。

    這個將領,深得父王的信任。

    看到他,淵男生不由大喜,忍不住就要走過去。

    不過,他多疑的性格,讓他忍住了沖動。

    接下來,淵男生忽然聽到這個將領,正在吩咐他手下的士兵。

    “剛剛從王宮里面穿出來的消息,王子淵男生狼子野心。為了上位,不惜毒害自己的父王。”

    “因為事情敗露,淵男生逃了出來。只要發現他的人,毋須多問,就地格殺!”

    幸好!

    幸好自己剛才沒有冒失地沖出去啊。

    不然的話,現在的自己,將會成為一具冰冷的尸體。

    沒想到,二弟和三弟的勢力,遠比他想象中的要大啊。

    更可怕的是,現在淵男生已經輕易不敢相信任何人了。

    他恨難分辨的出來,那些人到底會不會背叛他。

    此時的他,真的是處處殺機,步步驚心。

    此時,淵男生真的很憤懣!

    現在內憂外患,唐軍已經將王城團團圍困。

    而這兩個混蛋,在這種時候居然還窩里斗!

    當真是該殺啊!

    現在的他,進退維谷!

    淵男生當然有自己的心腹,這么多年的王子,可不是白當的。

    不過淵男生很難依靠他的絕對心腹的力量來破局。

    就就能夠破局的話,也勢必是兩敗俱傷的下場。

    到時候,他們拿什么來抵擋唐軍?

    老二!老三!

    哼哼!

    既然你們不仁,也休怪我不義了!

    想到這里,淵男生毅然決然的做出一個決定。

    ……

    唐軍大營之中,李愔正在睡夢之中。

    他的身邊,躺著一個只著小衣的櫻花。

    像是一只慵懶的貓兒似的,依偎在他懷里。

    嬌俏的臉蛋兒上,掛著滿足和甜蜜的笑容。

    “大將軍,倭國的王城之中,有人求見大將軍,他說他叫淵男生,是淵蓋蘇文的長子。”

    沒有要緊軍情的話,親兵肯定不會大晚上得來打擾大將軍休息。

    但是來人說是淵蓋蘇文的長子,也就是現在高句麗方面的準王。

    這個消息,他們不敢不傳報。

    李愔一下子被驚醒,而她身邊的櫻花,也同樣被驚醒了。

    看到李愔要起床,櫻花連忙起身侍候穿衣。

    李愔拍了拍她的香肩,微微一笑對他說道:“你躺著吧,小心著涼,本王自己來就好。”

    李愔再身上披了件外衣走了出去。

    “淵男生求見?他有沒有說他的來意?”

    聽到大將軍的問話,這個親兵臉上,居然都露出了古怪之色。

    只聽他說道:“他說,來找大將軍,是要向大將軍獻出倭國王城!”

    這個高句麗的王子,莫非是有病不成?

    好好的,大半夜的跑過來,要將他們的王城拱手相讓?

    這不但是有病,并且還是病得不輕的那種啊!

    不過,對此,大將軍李愔臉上,倒是沒有露出驚訝之色。

    而是陷入到沉思之中。

    李愔之所以不奇怪,就是因為,在原本的歷史軌跡中,淵男生,就曾經做出過這種選擇。

    當然了,當時的情況,和現在的情況并不一樣。

    但是差別,應當也不是很大。

    當時,是在淵蓋蘇文死掉之后,他的三個兒子爭權奪利。

    次子和三子聯手,將長子淵男生逼了出去。

    最終,淵男生投靠唐軍,領著唐軍直接滅掉了高句麗。

    李愔猜測,淵男生這一次來要見自己,并且揚言要送給他一座倭國的王城。

    李愔并沒有覺得他是在搞笑,反而覺得,他應該是認真的。

    因為就憑淵男生的性格,真的能夠做出這種事情來。

    不多時,李愔就來到前面的帳篷之中。

    帳篷之中,一個滿面滄桑之色的中年人,在看到李愔走進來之后,連忙站了起來。

    如果不是這個中年人,身上有種上位者的氣質。

    李愔真的不太相信這個人會是一位王子。

    說起來,自己曾經也是一位皇子啊。

    可是自己的小日子,過的多滋潤啊。

    同樣都是皇子,差距咋就那么大捏?

    淵男生起身向李愔深深一拜,然后說道:“高句麗王子淵男生,拜見大將軍。我此次前來,就是要送給大將軍一座王城。”

    在說話的時候,淵男生一直就仔細觀察著李愔的一舉一動。

    淵男生判斷,大唐的這位大將軍,在聽完自己的話之后,不外乎有兩種反應。

    第一種就是把自己當成白癡,對自己的說法嗤之以鼻。

    第二種就是勃然大怒,會馬上命人將自己打出去。

    但是令淵男生吃驚的是,眼前的蜀王,喜怒不形于色。

    從他臉上,根本看不出絲毫的喜怒。

    沒想到,這位大唐將軍,年紀輕輕,居然便有如此城府。

    倒是讓淵男生的敬畏之心,又增添了三分。

    就在此時,李愔臉上的表情,卻是突然間一變。

    李愔似笑非笑地看著淵男生,然后意味深長地問道:“淵王子,你的二弟三弟,想必此時正在滿城追殺你吧?”

    聽到李愔的話,淵男生猛地抬起頭來,臉上滿滿的,全是難以置信的驚愕。

    淵男生已經年逾不惑,城府也是頗深,原本不應該如此失態才對。

    但是這件事情,卻是太令他震撼,讓他沒有辦法,繼續維持表面的平靜。

    要知道,他二弟三弟派人滿城追殺他,是今天晚上才發生的事情。

    而他淵男生,才剛剛逃出城來。

    而這邊,大唐蜀王就已經知道這件事情了。

    這怎么能讓淵男生不震驚呢?

    是王城里面,有大唐的奸細?

    隨即淵男生就覺得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才是事情的主角,并且他還是第一時間就出城,趕到了這里。

    就算是王城里面有奸細,斷然沒有可能,在這么快的時間里,就能將消息傳遞出來。

    可是,如果消息不是從王城里面傳遞出來的話。

    哪豈不是說,這一切,都是蜀王自己猜測出來的了?

    連這種事情,他居然都能推算的出來?

    這樣說來,蜀王豈不是如同諸葛孔明一般,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

    看起來,高句麗以前和大唐為敵,真的是不智的選擇啊!

    這一次,淵男生更加堅信,自己做出的選擇是正確的。

    淵男生再次向李愔深深一揖,恭敬地說道:“淵男生恭請將軍入城。”

    李愔饒有興趣地看著淵男生,意味深長地問道:“你來獻城,必有所求吧!不知你,想要得到什么?”

    淵男生不由說道:“淵男生只求將軍入城之后,等家父歸天之后,能夠入土為安。”

    “淵男生只求,將軍入城之后,能夠將我的二弟三弟斬首示眾!”

    聽到淵男生的要求,李愔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說道:“好的,本王答應你!”

    淵男生再次對李愔施禮道:“淵男生,謝過將軍!”

    ……

    半夜的時候,唐軍迅速的,秘密的進行集結。

    然后,在淵男生的幫助下,悄然打開一道城門。

    唐軍長驅直入,進入倭國的王城之中。

    而王城之中的哪些防守士兵,幾乎是一觸即潰。

    在唐軍大軍壓境之后,他們的士氣,本來就極為低迷。

    再加上,他們的國王,親自安排了一場針對唐軍的偷襲。

    但是結果,他們大敗而回。

    回來之后,他們的國王吐血昏迷,危在旦夕。

    而就在此時,二王子和三王子聯手,滿城追殺大王子。

    再到現在,大王子竟然叫開城門,帶領唐軍入城。

    到了這時候,這些高句麗士兵,哪里還有絲毫的抵抗之心?

    他們甚至,已經失去了效忠的對象,不知道該向誰效忠好。

    既然如此的話,哪還是效忠自己好了!

    這些毫無斗志的高句麗士兵,在唐軍進城之后,毫無抵抗,便選擇了投降。

    ……

    此時,王宮之內,淵蓋蘇文醒來。

    他雙眼混濁,毫無光彩。

    臉色蠟黃,彌漫著死氣。

    微微轉動的眼珠,還在證明,他還在活著。

    不過,下一刻,他的狀態急劇回轉。

    就跟游戲里滿血復活一般,臉色竟然開始紅潤起來。

    然后,自己撐著胳膊,從病榻上坐起來。

    推開想要前來攙扶自己的親衛,從床榻上站起。

    此時,他身邊只有二王子和三王子,完全看不到大王子的身影。

    淵蓋蘇文不由問道:“大王子呢?”

    他的親衛遲疑了一下,然后說道:“大王子守了大王一天一宿,在大臣們的勸誡下,回去休息去了。”

    淵蓋蘇文點點頭,然后說道:“派人,去把大王子叫來!”

    “這——”

    這個親衛是知道的,此時大王子,正在遭受到二王子和三王子的追殺,還不知是生是死。

    現在,讓他們到哪里叫人去?

    看到親衛的反應,淵蓋蘇文馬上意識到發生了什么事情。

    他深深地看了淵男健一眼,然后向他問道:“男健,你覺得,你大哥還能來的到嘛?”

    淵蓋蘇文這一輩子,都在和陰謀詭計打交道。

    他自己就干過無數這種事情,殺過老國王,扶持一個新的傀儡國王。

    因此,他很快就明白,他的長子淵男生,今天怕是來不了了。

    如果換做往常,他身體安康的時候,這個次子,膽敢如此倒行逆施,一定不會有好下場的。

    但是現在,一切都來不及了。

    他自己也清楚,現在的他,只不過是回光返照。

    隨時都有倒下的可能。

    而被自己父王盯著的淵男健,只覺得父王的一雙眼睛,宛如兩道利劍,直刺心靈。

    這讓他,有種全身都被束縛,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深吸一口氣,淵男健凡盯著自己父王的眼睛,沉聲說道:“父王,兒臣覺得,大哥不孝,不會再來了!”

    這句話一出,滿屋俱寂。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小心翼翼。

    緊張氣氛,凝固的讓人窒息。

    淵男健緊緊的盯著自己的父王,想要看看,父王到底會做出怎樣的選擇。

    老三淵男產,也同樣的僅僅盯著自己的父王。

    他想的,自然和淵男健完全相反。

    他盼的,是父王一怒之下殺掉淵男健,然后將王位傳給自己。

    半晌之后,淵蓋蘇文忽然間縱聲長笑,笑的前仰后合,眼淚都笑出來了。

    “好!真不愧是我淵蓋蘇文的種!果然夠狠辣,夠果決!”

    “這位子交給你,我也放心了!傳令,等我死后,王位傳給二王子淵男健。”

    聽到父王的話,淵男健狂喜不已,連忙跪倒在地說道:“兒臣,定不負父王所期。”

    而旁邊的淵男產,則是滿臉的失望。

    不過很快的,便是被他隱瞞了下來。

    他萬萬沒想到,他的父王,非但沒有懲戒大逆不道的二哥。

    反而將王位傳給了二哥。

    這樣以來,他以后都要夾著尾巴做人了。

    他的二哥,可是個心狠手辣的主兒。

    就在此時,王宮外面,卻是傳來一片嘈雜的聲響。

    有大隊人馬跑動的聲音,有驚呼聲和尖叫聲,還有倉皇逃奔凌亂的腳步聲。

    淵蓋蘇文眉頭一皺,大聲問道:“外面,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為什么這么吵?”

    這時候,一個親衛,膽顫心驚地從外面跑進來。

    驚恐地回答道:“大王,唐軍,唐軍,殺,殺進來了!”

    “什么?”

    “唐軍怎么可能可能殺進來?”

    那個親衛哭喪著臉說道:“大王,是真的,這些唐軍,是大王子引進來的!眼下,怕是已經,已經要殺進來了!”

    呵呵!

    大王子!

    竟然是大王子!

    自己,真是生了三個好兒子啊!

    老二和老三聯手,要除掉老大。

    而老大,則是轉眼就投奔唐軍,帶領唐軍殺了進來。

    而其實,這三個兒子的手段,他都是認可和認同的。

    但是問題是,這種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淵蓋蘇文真的能接受的了嗎?

    咚!

    咚!咚!

    宮殿之外,傳來多人跑動的聲音。

    不多時,大王子淵男生,帶著唐軍,沖入宮殿之中。

    進入宮殿之后,大王子看到淵蓋蘇文眼神冰冷地盯著自己。

    大王子不由行禮道:“孩兒見過父王,如今父王大好,孩兒也就放心了!父王盡管放心,孩兒會懇求大唐大將軍,讓父王可以平安頤養天年!”

    “你,很好!”

    噗!

    淵蓋蘇文猛地噴出一口鮮血,身體向后便倒,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父王!”

    淵男生臉上露出悲戚之色,不過,這悲戚之色,隨即轉為憤怒!

    “來人!將這兩個人,給我砍了!”

    很快,就有唐軍沖過去,將宮殿之內的所有人,全部制住。

    不過,他們可沒有按照淵男生的命令而殺了淵男健和淵男產。

    淵男生的命令,可指揮不了他們。

    這時候,淵男生也意識到,剛才的自己,有點飄了。

    雖然大唐大將軍答應過自己,會殺死這兩人。

    但是人家可沒答應,是按照自己的心意去殺。

    對于拿下倭國的王城,李愔根本不曾放在心里。

    甚至于,他都沒有親自到場。

    大軍出征的時候,他這個大將軍,還在睡回籠覺。

    等第二日醒來的時候,這座倭國的王宮,已經易主。

    整個倭國,現在都落入大唐手中。

    當然,現在的情況,其實并不樂觀。

    整個倭國,被淵蓋蘇文破壞的千瘡百孔。

    無數老人和孩子別殺,無數的婦女被侮辱。

    好多城池,都被大火焚燒一空。

    還在,留下來的,大多都是青壯和婦人。

    而哪些婦人,也都是青壯。

    太小的和太老的,都被殺掉。

    而好處,自然也是有的。

    比方說,現在大唐一舉擊潰淵蓋蘇文。

    現在整個倭國,都落入大唐之手。

    但是整個倭國的百姓,依然在舉國歡慶。

    落在淵蓋蘇文手里,他們生活的水深火熱,生不如死。

    而落在大唐手里,他們的日子,說不定能比以前過的更好。

    因此,盡管他們是做了亡國奴,盡管他們剛剛經歷了一場悲慘經歷,遭受過種種磨難。

    但是,此時整個倭國,都在狂歡。

    而接下來的時間,李愔也陷入了忙碌之中。

    首先就是,現在倭國的流民太多,房舍嚴重不足。

    額,這里面,就有李愔自己的因素。

    唐軍剛來的時候,沿途就燒毀了很多城鎮。

    后面,又有淵蓋蘇文推波助瀾。

    被燒毀了大量的房屋,導致現在房子嚴重不足。

    同時,糧食方面也是捉襟見肘。

    今年都難以支撐下來,到明年,就更不可能夠了。

    因為淵蓋蘇文破壞了大量的莊稼地,今年的糧食產量,肯定欠收。

    這些問題,是件讓淵蓋蘇文和倭國王頭疼欲裂,感覺無解的事情。

    但是對李愔來說,根本就不算事兒。

    倭國面朝大海,海里面什么資源沒有?

    還能缺了吃的?

    當然了,他們不可能天天吃魚不吃別的。

    倭國是沒有糧食的,但是大唐有鴨。

    大唐現在是地多而人少,現在糧食富足,根本吃不完。

    已經到了谷賤傷民的程度。

    就倭國這點人口,能吃的了多少糧食?

    大唐隨便嘩啦一點糧食過來,就足夠他們吃了。

    當然了,大唐的糧食,可不是給他們白吃的。

    想吃糧食?

    行!

    必須要付出一定的勞動才行!

    ……

    接下來的時間里,李愔組織軍隊,開始構建房屋。

    與此同時,派遣軍艦,到海里去捕魚。

    同時還從大唐源源不斷的運送糧食過來。

    哪些倭國百姓,在生活穩定之后,然后發現,跟著大唐這位大將軍。

    他們的生活質量,竟然比他們最好的時候還要好!

    天天大米飯、百面饅頭管夠。

    甚至于,他們都能吃的上奢侈的青菜和水果。

    要是擱在以前的時候,他們敢想?

    而與此同時,李愔也開始準備開采銀礦。

    這,其實也是李愔的目的所在。

    對于我國哪里盛產銀礦,哪里的銀礦含量最大,李愔那是比他們自己人都要清楚的多。

    畢竟,這些銀礦的產量,在后世早已經被證實或者是被估算過了。

    其實,李愔為那些難民搭建房屋的地方,就是圍繞著那些銀礦周圍搭建的。

    這樣的話,就可以就近的開采哪些銀礦了。

    當然了,李愔需要完成的,并不僅僅是銀礦的開采。

    同時還有秩序的制定。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天津11选5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