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千千小說 > 南宋風煙路 > 南宋風煙路最新章節 > 第1651章 波濤夜驚,風雨驟至(2)

南宋風煙路 第1651章 波濤夜驚,風雨驟至(2)


    泰山北麓,夜空中微云淡抹,金宋卻無幾人有閑情欣賞,金軍大多因為身雖遠了烽火、心還被迫停在激戰里,宋軍卻剛好相反。

    兩軍交界處,楊鞍和張汝楫服藥醒轉后,徐轅依言放過楚風月和郭阿鄰,正待給解濤也解穴,楊宋賢卻嚴厲制止。

    “怎么?”徐轅一愣,發現楊宋賢對解濤這位舊友表現得無比絕情。

    “我怕這是假解藥,名為藥,實則慢性劇毒,不得不防。鞍哥和張大哥還需繼續觀察,我們必須留著人質來確保安全。”楊宋賢不由分說地扣下解濤不放。

    “呵,竟連玉面小白龍都做小人,宋匪之無恥可想而知……”束乾坤本來還因為兩年前在仰天山的交情對楊宋賢印象極佳,聽得這話,臉色大變,辱罵起來。宋賢倒好,看都不看他一眼,一副毫不念舊的樣子:“公事公辦。沒有對敵人也要君子的說法。”

    “這一仗我軍勝了,不應當有戰利么?”楊妙真笑,伶牙俐齒。她當然和宋賢站在一邊,見楊鞍再無性命之憂,便輕松幫盟軍解氣,“真正的宵小,技不如人卻利用卑鄙行徑脫逃,有臉站在這兒說長道短,還不好好粉飾這次死里逃生?”

    “兵不厭詐,也算以柔克剛……”黃摑還未粉飾完,就被張汝楫呸了一聲:“要點臉?”黃摑只得被迫改口:“來日方長……”黃摑心知肚明,紅襖寨是因為不敢留楚風月和小覷郭阿鄰,才會一致同意扣下解濤為人質,短期內,金軍除非打出漂亮的翻身仗,否則是別指望把解公子救走了。

    從始至終桓端都沒什么存在感,是因為忙著對楚風月噓寒問暖。然而楚風月也是一樣的心無旁騖,所有的注意力都拴在了徐轅身上,才剛能正常行走,便沖到了殿后位置:“既不放解公子,我們便不走,繼續打!”

    “風月!”黃摑、束乾坤、桓端分別以勒令、勸阻、關心的語氣攔她。

    “楚將軍,想怎么打。還嫌輸得不夠慘?”楊鞍由妙真和宋賢扶著站起,冷笑一聲,金軍若敢食言留下,吃虧的是他們自己,雖說花帽軍和乣軍的增援離此不遠,但這里好歹還是屬于紅襖寨地盤。

    “……”楚風月難得一次碰壁,臉色一變,改口讓步,“徐天驕受我一掌,我便答應今夜再不滋事,否則退兵免談,偏要打了試試。”

    “好。你今夜三番四次受辱,確實該討要一些尊嚴。”徐轅本來不想傷她,但正在氣頭上,也經不起她無理取鬧。

    金軍聞言全都色變,皆因看見楚風月衣衫襤褸。

    宋軍卻空前團結,知道徐轅這么說是刻意羞辱。

    “徐轅你欺人太甚!”賠了夫人又折兵的楚風月,因剛好想起麾下的死而受迫崩潰,霹靂掌憤然朝徐轅胸口拍。

    徐轅也幾乎同時抬手,一掌猛朝她手腕斷,咔嚓一聲響,誰也不知她傷了徐轅多少,總之她手骨是脫了,徐轅毫不憐惜,冷冷扔下一句:“從此兩不相欠。”

    “徐轅!機會曾像雨點般向你打,你卻身手太好、一一躲開……”她忍痛落淚,竟枉顧人前,也不知說的是真是假。

    他因為此戰紅襖寨終究損失不輕而狠心不去多想,低聲回應:“楚風月,你想一輩子這樣相殺,我奉陪。”

    

    旗幟倚風飛電影,戈鋌射月明霜鍔。

    大戰已畢,一干人等回到調軍嶺上時,彭義斌已將那里打點得妥妥帖帖。

    清點戰局,斬殺金將十二,俘虜金軍百余,繳獲精良器械三百。這沖淡了紅襖寨眾匪由于戰友受傷而生的傷感,一個個都在論功行賞時歡天喜地,紛紛說這場婚宴發生意外倒也不虧。“就可惜柳姑娘突然丁憂,三年內都要守喪,所以和天驕之間難免要被耽誤婚期了。”“天驕,您會等柳姑娘的吧?那我就放心了!”

    “聞因在何處?我去看看她。”徐轅說實話倒是松了口氣——他和凌未波不太熟,聞知她的死訊之后只是稍作唏噓,更多卻是欣慰和如釋重負。欣慰是為柳五津父女,如釋重負是為自己,這也是人之常情。

    “莫要得意忘形、掉以輕心。此戰教訓多得很。唐門煙霧彈必須針對破解;寒毒,也是時候找人來破解。”楊妙真站在人群里總結教訓——還有一點,是內奸務必徹查,她怕影響軍心,沒有明說。紅襖寨最大的問題是各懷鬼胎,而金軍在狗急跳墻時,或有意或無心地放大了這種矛盾。

    “唐小江雖是偽唐門,毒術卻比我想象中要厲害,我軍這次算是陰溝里翻船,栽在了自以為的優勢上。寒毒,我會就近找風清門的遺孤來。”徐轅在高處經過,視線與被人簇擁著的妙真交匯,回答她,茵子很快就會到山東,對唐小江以毒攻毒。

    “那便好。接下來,我要教金軍就算用卑鄙行徑也不能贏。”楊妙真輕狂一笑,竟繼承了林阡衣缽,頗有人主之風。

    徐轅看人很準,知道這楊妙真將會是紅襖寨在不遠將來的又一個核心。

    “不好了……天驕!”只是耽擱了片刻回新房,忽見楊夫人哭哭啼啼著來,教徐轅楊妙真都頓生不祥之感。

    “出什么事了?”徐轅隱約覺察出什么,卻極力保持淡定。

    “柳姑娘她……”適才柳聞因因為凌未波的死而悲傷過度昏迷,醒來之后也不愿連累大局或麻煩任何人,故而堅強地一個人默默回到調軍嶺,她從小就是這樣,用不著任何人去照顧她,反而還經常照顧別人。

    “她剛剛吐血,忽然就不醒,我找大夫給她看,大夫說,這寒毒見血封喉,不知怎的她能撐這么久……”

    徐轅只覺五雷轟頂,赫然往聞因的方向飛奔。他怎就忘了,凌未波是中寒毒而死,不少寒毒都是外泄的,聞因抱她那么久,暈倒在地根本不止因為悲傷過度,而是……聞因也沾染了大量的致命毒?!他竟因為楊鞍、張汝楫而將她完全忽略,若非因為她體內有林阡的青龍白虎血,只怕早已死了千次萬次,而她若是因為他的發現過晚而失救,他又怎么對得起林阡、怎么對得起柳大哥!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天津11选5走势图一定牛